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二十章 从天而降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刺耳的尖哮声传来,小胖子用力闭上了双眼,生怕看见了自己难看的死相。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若来世还能再做兄弟……”小胖子心里想着却再也想不下去。

    心里一阵抽搐,鼻头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下一刻,尖哮声猛然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嘭!”一声爆炸从擂台传出,烟尘滚滚,除了门主,宫主,恩师掌教之外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子,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小胖子的舞台,都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若这是一级新生学子所为,那这未免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鸦雀无声,只有一双双想要看清真相的眼睛。哪怕是剩下的一百零七个擂台,不论是还在决斗的,还是已经斗出了胜负的,都停了下来为之侧目。

    “这!”

    “天外来客?”

    “敌人入侵了?”

    “……”

    擂台之外一群人胡乱猜测着,唯有小胖子此时看得真真切切,金属舱!同他们所乘金属舱形体上并无差别,只是更加有质感。

    舱门打开,一道身影弹出,踉跄的站在了擂台上。

    小胖子浑身颤抖着,眼前的身影那样熟悉,他又救了自己一命!刚止住的泪水鼻头一酸,比方才来的更加汹涌了。

    烟尘散去,擂台终露真容,一个巨大的球形金属舱,一个衣衫褴褛扫把头的少年,一只长有独角的冰峰幼狼,就这一舱一人一狼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师父,这……”墨对着庆国庆说道。

    “这初阳,坏了擂台赛规矩,理应将之轰下擂台受罚,可也正是在这小胖子危难之际,恩师大会本就宽容,便顺了天意,看他做挑战者吧!”庆国庆朝着墨轻声道。

    “小胖子落败,焚天宫外院道门门生初阳挑战!”墨嘹亮的声音传出。

    小胖子只觉一顿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一阵风刮过便下了擂台。

    是真是假?初阳还在半信半疑之间,周围一群有血有肉的门主,宫主,恩师掌教,师兄,师姐正吃惊的看着自己,唯独对面一白脸白衣少年愤愤的看着自己,似乎觉得是自己坏了他的好事。

    “初阳!那小白脸差点打死了我!一定狠狠地教训了他啊!”小胖子台下叫喊道。

    捋了捋思绪,再看看高空巨大的横幅《师恩节》,初阳大致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果然恩师掌教总能给自己带来惊喜呢!

    还是先搞定眼前的对手吧,不说小胖子所说真假,这擂台自己是要定了,恩师如父!重如泰山!

    转身面相白衣少年,单手附于身后,另一只手向前招了招。

    白衣少年气急,这样的出场方式,这样的蔑视动作,不是自己惯用吗?

    “小乞丐!怪你坏了我好事!”白衣少年怒吼冲了出去。

    乞丐?初阳看了看自己,一身兽皮衣服,破烂了,还真有那么回事,此时也来不及顾及场面,还是过了眼前这关罢。

    “小泣,去找那胖哥哥玩罢。”说完一步踏出。

    白衣少年狂奔中左右闪烁,想要迷惑了初阳的攻击,而每一步便会旋转一周留下一小型阴阳轮,其速度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似乎这样的方式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消耗。

    看着白衣少年做着奇怪的事情,初阳警惕万分,未知的东西总是最可怕的,不能纳氲入体导致初阳并不能进行远程进攻,这是初阳一直以来都无法解决的短处,此刻只能做出防守动作,亦不敢贸然接近了对方,父亲的教导让自己明白贸然进入未知的危险随时都会让自己处于万劫不复的状态,不小心丢了性命,父亲那一个月的苦训让自己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步生一步死。

    数十个呼吸过后白衣少年终于停了下来,半蹲,双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汗水浸透了衣衫,身后九十九个阴阳轮静静旋转,一般正转一半反转。

    “这是!八卦转生乾坤一掷!”绕是张青也惊叹道。

    这乾坤一掷分四层,一层九九阴阳,便是九十九个阴阳轮;二层百九阴阳,九百九十九个阴阳轮;第三层千九阴阳,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阴阳轮,而这第四层叫乾坤阴阳,因而叫之乾坤一掷,这第四层并非是万九,而是返璞归真,真道归一!此轮出天地为之色变,当然这都是传说,传法以来还未听说过哪位神人将之练成。

    初阳暗道不好,哪怕这只是一层初阶乾坤一掷怕也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这阴阳轮攻能化碟刃,守可化坚盾。

    白衣少年直起了身板,双手前挥,阴阳轮飓风般向着初阳卷了过去。

    “跑!”这是初阳心中唯一的想法,蹬地!闪电般冲了出去,惊人的爆发力让他瞬间便冲破了音障,好在发现这阴阳轮似乎速度并不快。

    “机会!”初阳心中暗喜。

    “这白衣少年竟托大,所有的阴阳轮来追我,自己站在原地。”初阳心里想着放慢了脚步,让阴阳轮跟的更紧一些。

    白衣少年眉头微皱,这一幕被初阳收在眼底,看来他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就在快要到擂台边缘时初阳竟猛的折返而归,闪电般冲向了白衣少年,速度之快,阴阳轮竟被初阳狠狠的抛在身后。

    台下观众都惊叹连连,都明白了这初阳的意图,这是一步好棋!

    白衣少年一阵慌乱,而后恢复了镇定,初阳看着这一幕心中更是得意起来,一个跳跃收拳再挥拳朝着白衣少年肚子轰了去。

    白衣少年慌乱中竟忘记了躲避,初阳眼中闪过惊喜,拳头竟穿过了白衣少年的身体。

    “不好!”初阳暗道。

    情况危急,有心躲避却为时已晚,初阳只发觉自己被密密麻麻的阴阳轮包裹,空间正极速缩小着。

    外界看去,初阳已经被包围成了一个阴阳巨蛋,密不透风。

    此时白衣少年得意的站在初阳形成的阴阳蛋旁,而其身旁是黑白阴阳镜。

    “好家伙,竟乘着不注意偷偷使出了阴阳镜!”

    阴阳镜,黑镜制造施法者想要的幻想,而白镜则隐匿了施法者。方才白衣少年的皱眉,紧张竟都只是引诱初阳上当而已。

    此番被困,凶多吉少!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