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十八章 脱困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科莫多龙洞穴中,初阳正盘膝而坐,那青色晶石在身后沉浮有率,青色光晕时不时洒在初阳身上,渗透进皮肤融入到血肉,只见细胞中基因链一阵翻滚蠕动,进行着未知的变化,初阳的皮肤渐渐红了起了,阵阵青烟蒸腾而出。

    一旁小狼连忙躲开了去,实在是初阳此时像个火炉,喜欢冰雪的它有些消受不住了。总归是头幼狼,好动是本分,在密室中四下乱窜,咬咬这个,又拖拖那个,正跑的兴奋忽然被初阳身后一副闪闪发光的手套吸引了去。

    只见整只手套呈火红色,手套手背是金色火焰图案,手指手掌边缘布满金色纹路,此时这些纹路正发着光,金灿灿的,小狼好不喜欢,兴冲冲的拖了去,拖出几丈外便失去了所有光泽,小狼一脸疑惑,扭了扭头又拖了回去,很快拳套又亮了起来,小狼又来了兴趣,拖着往远处跑,远了,光芒再散尽,又拖了回来,如此来来回回小狼忙的不亦乐乎。

    而初阳那边还不断冒着青烟,洞穴外青袍再现,向着初阳的方向看去,似能望穿了洞穴,看见初阳,旋即摇了摇头道:“太慢!师恩节怎么能让你错过!”怪笑一声青袍原地盘膝而坐,双手一挥,飞出九个梭形器物分布在科莫多龙巢穴九个方位,再双手合十,氤氲以青袍为中心极速凝聚着,形成了漏斗状,洞穴空间逐渐变得粘稠起来,从外界看去,小狼的动作越来越快,盏茶功夫,洞穴的时空似乎变得快了起来,再观初阳此时青烟如虹,似乎洞穴中一切都变快了许多。

    “十倍时间流速已经是我的极限,看你的造化了!”青袍自言自语道,说完闭上了双眼煞气流转于身,八团杀气身外沉浮,黝黑不带一丝色彩,似乎能将目光都吸引了去,天煞后期,距圆满也紧紧一步之遥,若是有人看见定会惊掉了下巴,哪怕是青麟国第一人焚天宫宫主庆国庆也不过是天煞中期罢了,青袍越加显得神秘起来。

    而此时从外界看去科莫多龙巢穴中一切都变快了十倍,隐隐间竟有些闪烁,有些模糊,凡是接近巢穴丈内的东西都被搅碎了去,初阳还在修炼着,一天,两天,初阳只觉得全身上下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而小狼能量似乎流失的极快,两天时间便瘦如骨柴,随时都可能死了去,走了两步便倒在初阳腿旁昏死了过去。

    初阳被惊醒,低头看见皮包骨的小狼以为是骨架,差点就丢了出去,摸了摸好在还有些许鼻息,初阳连忙纳氲,将吸纳而来的氤氲渡入给小狼,小狼微弱的呼吸也渐渐强盛起来,青色光晕源源不断的渡入到小狼体内,融入到骨髓当中。

    青袍皱了皱眉意念向着小狼蔓延过去,正要将小狼断了最后的呼吸却陡然停住了:“咦!有点意思,便宜了你这小东西了!”

    青袍方说完,小狼眉心便长出一青色犄角,犄角向上微微翘起,上有螺旋纹路,若非是这犄角,青袍哪怕影响了初阳修炼也要将小狼除了去。

    终于小狼恢复了过来,甚至比之过去更加灵动,对初阳格外的亲密。

    此番后初阳每天修炼到深夜便将那氤氲输入到小狼体内,一天两天,初阳全身泛着青铜光芒,而小狼头上犄角的青芒更加深邃了。

    “这小家伙!”青袍激动的说不出话来,颤抖中加大了煞气的输出。

    对这一切初阳尽是未知,只想着能够早些出了去,渴望在外自由的感觉,迷恋与伙伴,与亲人一起的温馨,绝境方使人成长,此时的初阳还不知自己是死是活,脑袋里全是父母的影子,好几次崩溃的蹲在角落中哭泣,却又坚持着修炼,只想破了这防护罩去看看,这是个怎样的世界,自己是否还能看见最心爱的人,只是想给他们做最后的道别。

    “呜呜!”这一日小狼不停的嚎叫着,声音中带着焦急,初阳连忙抱起了小狼安慰起来。

    “小狼不哭,还有我呐!这么爱哭就叫你夜泣好了,小泣一定要乖哦,我一定会救小泣出去的!”初阳安慰道。

    小泣随即停止了嚎叫,将手套拖了过来,叼起丢在初阳怀中,又朝着初阳叫了两声示意初阳带上手套。

    霎时初阳只觉得心中暖暖的,想着哪怕死了也还有这么个伙伴,还是挺幸运的呢。甜蜜中拿起手套往手上戴了去,就在此时异象突起,手套猛的迸发万丈光芒,金色的光照射在初阳双手上,又蔓延至全身,强烈的灼烧感再次袭来,习惯了这样的痛初阳感受着身体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初阳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极速的呼吸着,产生大量的热排除体外,一同排出的还有细小的黑色物质,异常粘稠,细胞也随之变得晶莹剔透起来,而双臂的变化更为明显。

    只见手臂上火红的印记形成了鲜艳的火焰图案,与手套上的图案如出一辙,甚至是大小都是不差毫厘。

    终于,光芒散尽一切都恢复如常,初阳只觉得自己看见的世界变得那么清晰,甚至能看见手臂上细胞形状:呈六边形整齐的排列着,与自己所了解到的差距甚大。细胞外一层水模包被,一拳打在左臂上那水模疯狂的震动瞬间便是卸去了大部分力道.

    “这样奇怪的东西,莫不是我真的死掉了?”初阳想着。

    想着想着便伤心起来,似乎察觉到初阳的伤心,小泣拱了拱初阳的脚睡在了一旁。初阳正想要伸手将手上的手套脱掉,刚抬起手便是发现手套竟失踪了去。

    “什么东西!”初阳大喊。

    初阳只觉得心中毛骨悚然,实在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违背了常理,或许自己真真切切的死掉了吧,初阳这样想着。

    “时机怕是差不多了!”青袍说道。

    只见青袍右手轻轻一挥,洞穴的时间已经恢复如常,防护罩也消失了去,寒风在洞口呼啸,吹起阵阵怪叫声,听见怪叫声没有恐惧,只有惊喜,初阳赶紧跑了去看看究竟,方到洞口初阳就兴奋起来!

    “小泣!快过来!我们能出去了!”初阳大声叫喊着,几声过后也不见小泣出来,再回去看时才发现小泣不知何时已经睡了去。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