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十六章 返祖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恐怖的寒浪带着压迫再次袭来,初阳被冲翻在地,刮起的冰屑模糊了视线,隐约中两具庞大的身影极速移动,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初阳有心想离开却又担心着冰疾豹会不会正等着自己,此刻只希望两个超然的存在能够不发现自己,躲在冰山后一动不敢动。

    又一次剧烈的地震,初阳被震的摇晃跌倒在地,打斗似乎停了下来。

    初阳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体,别过头想看个究竟,刚转过去便看见一个硕大,长满了青色鳞片扁嘴的头,心跳瞬间停止。

    “科莫多龙!”心里想着,此时已经是吓得说不出话,只见眼前小山似的科莫多龙浑身伤痕累累,腹下四腿只存其三,尾巴也被撕去,似乎连封血的力气都做不到,鲜血喷了一地,左脑也好似被一巴掌拍掉,连带着眼睛没了踪影,即便如此,科莫多龙的散发的气息也让初阳瑟瑟发抖,而科莫多龙身后一匹冰蓝色巨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条伤口贯通腹部,内脏流了一地,此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吼!”不等初阳再去看个究竟,科莫多龙一声巨吼,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初阳,只留下半身在外,咬住初阳猛的甩了甩,没能咬断了去,牙齿刺破了初阳的肚子便一口吞了下去。

    一阵翻滚,初阳到了科莫多龙胃里,滚烫的胃液顺着伤口流进身体,强烈的腐蚀灼烧着初阳的身体,冒着阵阵黑烟,腐蚀很慢,却一点一点的进行着。

    初阳只发觉这样的痛处似曾相识,难道这是噩梦吗?只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告诉他这不是梦,喉咙已经破了,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是痛苦的挣扎着,开始还生龙活虎,慢慢的便失去了力气,经脉断裂,初阳一动不动的蜷缩着,感受着自己身体一点一点的腐蚀,消失,噬骨之痛非但没有让自己晕过去,反倒更是清醒。

    而此时科莫多龙已经回到巢穴,庞大的身躯终于倒下,它打赢了敌人,自己终究是受到了致命伤害,此时到了巢穴,最后的意念也倒下了。

    仔细看去这头科莫多龙似乎有所不同,不同于其他科莫多灰暗的鳞片,它青色的鳞片闪烁着明亮的光泽,四肢也要粗壮了不只一倍,头顶一个鼓包,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

    此时初阳血肉消失,血液都蒸干了去,留下一丝淡绿色液体久久不散,似乎也这是这样的液体让初阳还不至于死亡。

    终于科莫多龙彻底的失去了最后的生命气息,初阳也只剩下一具枯骨发出淡绿色的光泽,周围淡绿色又壮大了几分,只见科莫多龙的血肉,筋骨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淡绿色液体,似乎正是被初阳血肉中流出的那道绿所吸引,渐渐地科莫多龙鳞片失去了光泽成了灰暗,就连头上的鼓包都消失了去。

    就在此时,绿色液体向着初阳头部冲去,初阳眼眶泛着绿光,极致的生命气息爆发出来,枯骨逢春,淡红色的血气从骨髓中迸发,萦绕在骨架周围,血肉竟一点一点的从骨架生长了出来,泛着绿光,接着便是经脉,宽了不只一倍,引来四周氤氲缭绕,而后进入经脉中窜动,再散入血肉,很快一层白皙的皮肤便长了出来,双眼绿光暗淡了,总归还有,只见白皙的皮肤上竟开始长出一片片青色鳞片,诡异至极,关节处冒出一根根森白的骨刺,微微上翘,约莫九寸,寒气逼人。

    终于,初阳眼中绿光散尽,眼眸中尽是痛苦之色,只觉得自己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难道这就是地狱?”初阳心里想着,方才可是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融化,亲眼看见自己“死亡”。

    初阳艰难的撑起身体,四下看了看,还是在科莫多龙的肚子里,只是这科莫多龙似乎失去了精华,暗淡无比,处处龟裂,似乎一碰便会化作飞灰,说着初阳伸手便要去碰,方举起手便停下了动作。

    “这是什么?长满青色鳞片的爪子,还有这骨刺,这是我吗?莫不是……”初阳心里想着,迅速摸了摸自己的脸,生怕自己成了那青面獠牙,好在并未发现有獠牙,听闻死后成了那厉鬼,便是这番模样,只是自己的脸还正常吗。

    此时科莫多龙巢穴外一神秘青袍正看着初阳的方向,整个人躲在青袍之下,神秘无比,此时青袍满意的笑了笑说道:“总归是没错的,返祖,值了!”接着长笑一声,一个闪烁便出现在初阳身旁,不等初阳反应,便闪电般在初阳身上点了几通,又是一个闪身便消失了去。

    再看初阳已经晕了过去,睡得很沉,原本显露在外的青鳞,骨刺都消失了去,只剩下光溜溜的初阳躺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阵风刮过,科莫多龙化作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

    初阳跌倒在地转瞬便醒了过来,条件反射的去摸摸自己的腿看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在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只是方才都是梦境吗?初阳摸不着头脑,索性站起了身子四下观望,这不站不打紧,一起来初阳便发现胯下竟凉嗖嗖的,羞得立马捂了去,见墙上一虎皮一貂皮,便立刻取了虎皮下来做了围裙,又取了貂皮做上衣。

    有了衣衫初阳信步欣赏着这豪华巢穴。

    巢穴建在山洞,洞顶和侧壁嵌着一颗颗明珠,闪闪发光,将洞府照得通亮,只见洞府一侧有一道石门巨大无比,另一侧是出口。

    初阳试着朝出口走去,很快便来到了尽头,“嗷!嗷!嗷!”正要走出洞穴时却听见稚嫩,短促,又急切的狼嚎声。

    犹豫片刻初阳终究心软了下来,“回去看个究竟罢,看看就走!”初阳心想。

    迅速来到石门前,声音便是从门后传出。摸索了片刻,没有寻来开门之法,初阳门前站定,一拳闪电般轰了出去。

    “轰!”石门应声倒了下去。初阳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何时自己竟有了这般力量,不可思议!

    再观石门后可谓是琳琅满目,飞剑,氲石,古籍……数之不尽,还有那中央一颗青色龙眼般大小的晶石浮浮沉沉,散出迷人的光晕。

    “嗷!嗷!嗷!”又是几声狼吼,初阳才注意到角落里一直冰蓝色小狼,此时正怯生生的躲着吼叫,似乎在说:“我很厉害,你别过来!”

    想来自己看见那头死去的巨狼便是这只幼狼的父亲吧,可怜的小狼怕是还不知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于非命,看着角落里的小狼初阳心生怜爱,一把抱了去,再来到中央伸手便想要将青色晶石抓了去,只可惜无论初阳如何用力,青色晶石都纹丝不动的悬浮在那里。

    无奈初阳只好寻了几件称心如意的兵器,几本看的过眼的典籍便要带着幼狼离开了。

    再次来到洞口,外面雪花纷飞,寒风凛冽,这洞口竟温暖无比,洞里洞外似两个世界。

    “走罢!”初阳心里想着便一步迈去。

    “嘭”,“啊!”初阳连带着幼狼竟被弹了回去,整个骨头都松软,又试了几次,同样的结果,初阳只好作罢。

    “出不去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