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十三章 古武练体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初阳睁开惺忪双眼,却陡然发现自己竟是呈大字被固定悬空,依然在方才房间中,只是不知几许地面升起些许金属台面,不多不少正好三十数,也不知有何作用,再看每一个金属台旁都有一个石制水缸样式的容器,内有墨绿色液体。

    “你醒了,不错不错,下面就告诉你,你的那些同伴为何都是那般模样罢!”秃顶老头亦是睡眼惺忪的模样开口道。

    一步一步蹒跚的来到初阳跟前,此时大黄耳朵耷拉下来堵住了耳道,黑耀亦将身体盘然将自己的头颅躲了起来。似乎会有怎样可怕的是事情将会发生一般。

    “你,你要做什么!”看着眼前怪老头初阳心中发怵。

    “嘿嘿!”老头笑着双手闪电般探出,将初阳左肩死死扣住,“咔!”紧随而来的便是骨头发出的清脆声响,左肩就这样被卸了下来。而初阳此时紧紧咬着牙,身体瑟瑟发抖,额头冷汗直流,只是却不肯发出一丝声音。

    “好家伙!有骨气,老头子我看好你,既然如此”秃顶老头诡异的扬起了嘴角。

    说罢双手如闪电般闪动,只见初阳剩下的右肩胛骨,手肘,手腕,膝盖,脚踝等皆被秃顶老头卸了下来。剧痛瞬间席上心头,饶是初阳也忍不住哼出声来,就连那牙齿也已经渗出丝丝血迹,脑袋也是一阵眩晕,险些没有晕了过去,而用来固定悬空自己的金属链条拉的更紧了。

    “好家伙,不知你那些个小伙伴是否像你这般有骨气。”说罢秃顶老头眯着眼朝着初阳身旁少年走去。

    不曾理会初阳仇恨的目光,秃顶老头一个巴子将眼前少年抽醒过来,不等这少年脱口开骂老头便是双手连动,眨眼间便是将这少年一身骨头卸下了去。霎时杀猪般的惨叫声回荡开来,原本还在昏迷中的少年都清醒过来,不知所以的左顾右盼。而此时大黄耳朵耷拉着贴的更紧了,黑耀硕大的身子也是缠的更紧,小了好些圈。

    清醒过来的众人看看初阳,看看惨叫的少年,再看看自己,这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情况。

    “别过来!你是魔鬼!”

    “掌教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要杀便杀,何必折磨我们,给个痛快!”

    少年们大喊大叫得,有人惊恐万分,面如土色。有人嫉恶如仇,视死如归。

    “老头子就是什么都不管。就想要折磨你们,一点一点,一个一个,你们的惨叫声,啧啧!就是最美的音乐!”秃顶老头道。

    说罢便又开始乐此不疲的卸起关节来,许是觉得不过瘾,还不时将已经卸下的关节再敲打敲打,疼得一群少年是龇牙咧嘴,最后愣是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待最后一个卸完过后秃顶老头一个响指,少年们就纷纷落在身旁墨绿色液体中。

    只见少年们的身体竟像是泡在了沸水中,皮肤迅速泛红,尤其是关节处如进油锅一般传出“滋滋”的声音。

    此时初阳不停颤抖着,牙齿都“格格”直响,虽已被放开,却用不出一丝力气,努力控制着想要发力却疼得只听见吸气声,汗水如雨般滴落,刚接触墨绿液体便被蒸干了去。终于饶是初阳也再无法坚持下去,脑袋一偏晕了过去。

    此时秃顶老头正忙的不亦乐乎,再容器旁跳来跑去不时添加着一些粉末,一些液体,添加完毕还不忘用手蘸上一蘸放在嘴里尝尝,似乎觉得味道美极了,还不住的点头。

    约莫一刻钟秃顶老头终于停了下来,此时大汗淋漓,似乎这对他来说也是件很费劲的事,坐在一旁气喘吁吁,还不忘抱怨上几句说是“某某某最少三个月不曾洗澡!这一股汗臭味!”又是一刻钟过去,秃顶老头又是一个响指,初阳等人便又被重新固定在半空,还是那个位置。

    秃顶老头从初阳开始,一个一巴子抽醒,而后坐在一群少年跟前欣赏他们龇牙咧嘴的样子,叼着一口烟,哼着小曲,翘着二郎腿很是惬意。

    待得身上墨绿色液体都吸收尽,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疼痛,都停止了痛苦的呻吟,一双双眼睛红着,死死的盯着秃顶老头。

    “哎哟,有力气了,不痛了?老头子我可经不住你们这样瞪着我,会吓出心脏病的。”秃顶老头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来到初阳跟前。

    “老头子我胆子小,生怕你们那可怕的眼神灭杀了我,只好心狠手辣咯。”秃顶老头说着双手闪电般向初阳探去。

    初阳惊恐的闭上眼,只是下一秒却猛的瞪大双眼痛苦的惨叫起来,只见秃顶老头双手极为规律的律动着,像是拨弄着艺术品,就这样律动下初阳全身骨头已经被装上卸下,卸下又装上数十次,已经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痛入骨髓,初阳只感觉天旋地转,恨不得早些晕了去,却偏偏又清醒着,一旁的少年们早已胆寒,这般模样生不如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于是乎有少年哀求道:“杀了我吧!”

    秃顶老头终究没有放过他们,每一个照顾了百十来遍方才罢休,而那个汗臭如榴莲般浓的家伙有多照顾了数十遍这才将他们丢进墨绿液体中去,惨叫自然是少不了的,老头对此倒是异常享受。

    初阳不知被折磨了几次,不知泡了墨绿液体几回,只晓得最后自己被丢在金属台上,便昏睡了去。

    次日初阳再次醒来时已然被固定悬空,而一旁的液体赫然成了红色,刺眼的红让初阳等人毛骨悚然,正想着,果然秃顶老头又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刚到跟前秃顶老头手便动了起来,初阳惊惧万分,连忙紧闭双眼,只是想象中的疼痛似乎并未到来,初阳睁开眼,发现自己关节被卸下来却并未感觉到疼痛,只是一阵发麻。

    正当初阳疑惑时,秃顶老头一个响指初阳便飞入了红色,脸色瞬变,只感觉自己如被万蚁噬骨!直接便昏睡了过去,实在是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就成了地狱,巨大的反差让初阳昏睡了过去。

    秃顶老头如法炮制,将剩余的少年也挨个照顾了个遍,此时一个个躺在血红色溶液中如一滩烂泥一般,而血红液体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着,而身上则是开始渗出一丝丝灰黑色的汗渍,初阳原本略显苍白的脸此时满面红光,再看其他人亦是如此,对此秃顶老头似乎很是满意,惬意的点了一口烟自顾自的享受着。

    当初阳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固定在金属台上,浑身充满了力量,只想要发泄出来,紧握拳头猛的发力想要崩了那金属扣,却是做了无用功。

    “该死,这老头莫不是有虐待儿童的倾向吧,若是出去定把他告发了去,恶人自有恶报!”初阳愤愤道。

    “告发了我?怕你们是没这等机会咯,我还有更好玩的,嘿嘿,想来吗?不来也得来!”秃顶老头说完便是一个响指。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