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十章 张青,特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看到这里初阳只觉得自己肩膀沉重了几分,心里压抑了几分,死死拽紧拳头!

    寂寞城,亡国恨,为少年,青鳞人,保家卫国祭英魂!初阳决心又重了几分。

    自青元事变过后青鳞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凶禽猛兽能通灵竟能纳氲凝煞,连体型都大上不少,其中以青鳞国和海洋异常显著。

    青鳞星气温陡降,北方常年冰封,冰原一望无际,本该冻死的植物却诡异的生长在冰面上。

    青元事变之后青鳞国再无一颗卫星,原本的手机电话再无用武之地,而取而代之的是天擎的出现,能实现中短距离的通话与视频,以及小范围的图像采集。

    而为了躲避敌人的监控,整个青鳞国将生活区搬到了地底,偶尔出来透透气也只有几刻钟,唯有宗门道观能够立于地面,去干扰敌人的监控探测。

    今青鳞如笼,是我青鳞人当心怀壮志打破格局,重掌青鳞,生亦何妨,死又何惜,生为青鳞人,死是青鳞魂……

    翻过青鳞局势,是对八大仙门的简介。

    放下书来到窗边,只见窗外是崇山峻岭,这时初阳才发现自己是在山腹之中,才发现原来这个房间是掏空的岩石。

    打开房门,只见门外是一条宽敞的回廊,回廊一侧是房间,而另一侧放着数之不尽的书籍,上面刻着“道典”字样,显然这些便是道教典籍,而这里显然就是道观了。

    走廊上一些少年翻看着书籍,个个身体壮硕,身旁带着各样的凶禽猛兽。

    看着看着初阳有些入迷了,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看上去安静,祥和。

    “喂!看够了没有?”门外两旁各一个少年大声问道。

    “好,好了,不知两位师兄有何吩咐。”初阳挠了挠头,眼前两位师兄显然已在门外等候多时,初阳感到一阵脸红。

    “测试,把刚才看的《道院守则》背一遍!”门外两师兄凶巴巴的道。

    人有气,气引氲升,入体作基,基成煞起,入体成煞。

    煞前孕胎,胎成煞气,九胎为极,一三初基,四六筑基,七九太基。

    人有煞,煞气可凝,分人煞,地煞,天煞,人煞乳白,地煞渐灰,天煞黝黑。天地人以九为极,九九归一可更进一层……

    青鳞四宫四门镇守八方,宫门之下筑道院,各掌三千道法,凡道院弟子皆为所属宫门门外子弟。

    道法无常,有缘着得之……

    道院三不得两不问,不得卖国求荣,不得为虎作伥,不得以下犯上。不问胜负,不问生死!

    ……

    “很好!这个拿着!”两位师兄说完便走了。

    初阳接过师兄手中的东西,赫然是天擎戒,只不过这只天擎戒呈黑色罢了。

    此时蔡科进看着眼前的投影阴险的笑着,“这小子,哈哈哈!”

    初阳将天擎戒戴在手上,完美的契合,一身红装配上黑色的天擎戒,初阳感觉自己就如那过去的黑帮老大一般。

    正当初阳想入非非时,“所有新入院弟子大厅集合!所有新入院弟子大厅集合!”

    初阳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跟着墙上路标向大厅走去。

    初阳路过后,身后师兄们交头接耳,相视一眼,脸上

    露出诡异的笑。

    道院大厅在山体中部,与其说是大厅不如说是洞穴,何其之大,不下千丈。

    此时中央穿着火焰样式红色道服的中年男子在大厅中央站定,周身六团灰色火焰浮动旋转,竟是地煞中期,差一点便可进去后期!显然方才便是这位传音了。

    “这,这是天师!”

    “真的是天师!道院院长张天师!没想到……我真是太幸运了!”

    张青本是焚天宫掌教,奈何其偏爱道院热血儿郎,一身仙法不愿动用,偏偏苦修肉身,研习道法,一身武技练的出神入化。

    广场上顿时热闹起来,一些少年激动留下了眼泪。

    “相信大家不少都听过在下的名字,没错,我就是天师,平日里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的,张青是我本名,天师是我的称号,只是这里没有天师!只有你们的道院院长,也是你们的师傅掌教张青!你们可以叫我张老。”张青看着座下三十数少年越讲越是慷慨激昂,口沫四溅。

    “是!”初阳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三个月后,各宫门,道院将举行三年一次的大试,大试,是你等实力的考核,亦是日后资源的分配,这将会影响你们自身的发展!”张青面无表情的说着。

    “而大试在焚天宫举行,而这第一,焚天宫从未丢过!作为外门道院的我们自然也不能丢了焚天宫的脸!因而,这三个月将会对你们进行特训,达到脱胎换骨的效果,即刻出发!”张青大声说完后大袖一挥,卷着众人到了道院外。

    初阳回过神转头看向身后道院,只发现山还是山,怪石嶙峋,青翠欲滴,哪里还有什么道院,甚是神奇。

    眼前是一条山沟,山沟里流水潺潺,清澈见底,透着凉意。

    深呼吸,芬芳溢于口鼻,每一个少年都呆呆的看着,痴了!

    “咳!”张青轻轻的咳嗽声将少年们的心都唤了回来。

    “特训就从此地开始,只能从山沟向前,若有人离开半步,后果自负!”张青严肃道

    初阳等人望着眼前的山沟,那么美,瞪大了眼睛看,生不出一丝危险的感觉。

    “走吧!”不知道谁先开口,一群少年下到了山沟。

    警惕着,想来张老也不会是危言耸听,一个个小脑袋左顾右盼,神情专注而紧张。

    “嗦,嗦,嗦嗦”前方草丛传来异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初阳心跳漏了一拍,寒毛乍现,未知的事物总是最恐怖,初阳一行人转身望向张青,只是哪里还有什么张青,只剩一抔黄土。

    气氛显得更加诡异,好在此时光天化日,也给初阳一行人壮了但。

    “怕它做甚,管他牛鬼蛇神,俺们人多,走,一起去!”一个圆脸显胖的少年说道,语罢看着众人。

    “走罢,怕他做甚!”初阳说着往前走去。

    众人也都依次跟上,只是步伐渐缓,如履薄冰。近了!草丛的声音越发响亮起来!

    “噗!”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蹿了出来!

    “啊!救命!救命!张老救命!”有人闭着眼睛叫唤着。

    周围传来哄笑声,那尖叫的少年一脸疑惑的缓缓睁开眼,只见一只同自己一般大小的兔子不急不缓的从前面跳过,少年叫声骤停,一头黑线。

    周围笑声更响亮了,初阳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特训也似乎变得惬意起来。

    众人继续向前走去哼着歌,清亮的歌声飘荡在山间,远了远了。

    就在众人远去时,兔子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疯狂逃窜着,“吱!”惨叫一声,眼前一黑终究没逃脱,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初阳等人消失的方向,隐没在山林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