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门

第六章 战士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墨,你看他如何?”神秘身影站在殿顶看着初阳所在擂台对身旁恭敬的墨问道。

    “师父,徒儿以为此人善战,对敌人,对自己有着精准的判断,往往能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将敌人打倒,可见其战斗意识之强,更为了得的是他的体魄,肌肉毫不夸张,却结实得一塌糊涂,常人怕是很难给他带来伤害,定会是一名优秀的战士!”

    “墨,你可有注意他对肌肉的控制,那肌肉高频率的抖动着,是他卸力的关键,同样也是他发力的重点,为师看他数次摇头,决不是因为他心高气傲,想必是叹息青鳞少年竟这般弱,使得他有些失望,那么他一定去过蛮夷,甚至面对过敌人!不管比子出自哪位隐居将士之家,都要悉心栽培!”神秘身影说完便不再出声。

    “是!师父!”墨答道。

    而此时初阳已不记得打了几场,绕是他这样的体力也有些不支了,而初阳和八杰之外的几个擂台早已不知换了几个擂主,天明也依旧藏在角落里。

    又一个对手现在了初阳对面,对方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仔细的打量起初阳,似乎想要将初阳的弱点看穿。

    初阳却不愿意这样等着,脚下生风,步伐律动着向对方靠近,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都不可掉以轻心,这是夜明常教导初阳的话,因此初阳靠近的同时也警惕着。

    近身了,对方依然无动于衷,像是被吓傻了,初阳一拳送出,台下参赛者纷纷摇头,没想到这样的实力也敢登台,简直是找死!

    台下参赛者已经让开,只是等待的身影并未出现,空了!初阳的拳头落在了空处,而此时对方已经来到初阳身侧,一记撩阴腿对着初阳狠狠的踹了过去。

    “好!”初阳大叫一声,双手挡住飞腿借力向后撤了几步。

    初阳有些开心,开心对手的不简单,竟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如此肉眼凡胎难以看清的速度,古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道理,初阳知道这将会是一场硬仗。

    就这样来来回回两个人谁也赖合不了谁,拳脚相撞,“砰,砰,砰!”不知打了几回合,初阳的速度越来越慢,身体渐渐地开始不听使唤,对手依然高速移动着,寻找着出手的最佳时机。

    “就是现在!”抬起右脚一记天崩朝着初阳胸口踹了过去。

    初阳寒毛炸立,和面对恶魔不同,初阳察觉到危险心里却是异常兴奋,肾上腺素极速分泌,而此时初阳的表情落在对手眼里就像是长辈对晚辈的欣赏,于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本是向着胸口的一腿对准了初阳脖颈,中了,非死即残。

    说时迟那时快,“嘭!”擂台一阵抖动,烟尘四起。

    “快!太快了!擂主是怎么把对手摔在擂台上的?”擂台下的参赛者已经惊掉了下巴,一张嘴怎么也合不拢。

    “好家伙!这战斗意识绝无仅有,这家伙倒是和几年前消失的前辈有些相像,不知这小子和他什么关系。”墨叹道。

    此时初阳在擂台上站立,对手已经晕死过去了,初阳皱了皱眉,就在方才,他感受到对手的杀气,对同胞露出这样的杀气,让初阳很是不悦。

    站在擂台上握了握拳,静静地等待下一位对手。此时一些人自叹不如,已经转移阵地,台下只剩一人。此人并没有登台,似乎是等着初阳恢复,初阳授意向着他点了点头便盘腿坐下。虽不能纳氲,却能将氤氲引至四肢百骸滋养,是个恢复的好法子。

    正在初阳盘膝恢复时,剩下的擂台已经接近尾声,此时依旧没有看见天明的身影,也不知这小子溜去了哪里。

    “还有谁?”初阳擂台旁丹凤眼少年见未参赛者只剩初阳擂台下一人,便大声叫嚣着。

    环顾一周并未见有人挑战,这僚便老神在在了,就在此时!一道黑影闪过,丹凤眼只来的急说出一个字,“你!”便吐血倒了下去。

    黑影站定,转身向着四周鞠躬,引来一片骂声,只是这厮神经大条,将目光投向初阳便不再理会周遭了。

    “这小子!真贼,是个滚蛋!”墨笑骂道。

    “这个小家伙躲在一旁,旁人可是很难注意的,伪装能力不错,算是用对了地方,不错!”

    “师父说的是!”墨接道。

    再观初阳,身体泛红,整个人精神了不少,此时初阳缓缓睁开双眼,擂台下身影也上台站定。

    此人单手持剑,剑眉,圆脸,薄唇,尖下巴,一身冰蓝劲装英姿飒爽。

    “萧峰,闲散人士,开战?”萧峰短剑斜指冷冷的道。

    “我叫初阳,谢谢你的等待,开始吧!”初阳客气道。

    语罢,萧峰拖剑疾走,初阳同样朝着对方冲去,两人步伐疾轻,几个呼吸间便完成第一次试探性接触。

    萧峰提剑上撩,初阳脚踩莲花匆忙闪避。

    一碰即离,萧峰远处站定,将头微垂,短剑反握,一身剑气阴冷,与之前似乎成了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而初阳如临大敌,两脚前后开立,双臂下垂,可攻可守。

    “来了!”初阳暗道。

    剑光一闪,只见初阳一个后仰躲掉,却依然被带走一缕发丝。

    “退!”这是初阳此时唯一的你的想法。

    萧峰还在疯狂的乱攻着,乱而有章,初阳看不出他下次的进攻,只能感受危险的来临,萧峰却能封锁初阳的路线,退!一退再退!无路可退!

    擂台边缘站定,初阳似乎放弃了抵抗,只是将目光投向前方,似乎想要看清着最后一剑。

    “如果只是这样就结束吧!”萧峰摇着头心里想着,手上却半拍未顿。

    利剑猛刺,剑花如莲,在空气中蹦出丝丝火花,“疾!”说完萧峰身影若隐若现如同消失了一般。

    “嘭!”剑气炸响,空气一阵阵爆破,利剑自初阳右胸穿刺而过,“嗤!嗤!”初阳从右胸开始整个碎掉了,剑刃上不带一丝血迹,“有意思!”萧峰嘴角上扬改刺为拉,旋转,持剑后扫,顿时带起一片殷红。

    远处,初阳站定,左脸被一道鲜红伤口贯穿,淌着血,用手擦去嘴角被剑气震出的鲜血,双脚飞速在擂台上点着。

    “好一个金蝉脱壳!”萧峰叹道。

    “好一个横扫千军!初阳不敌!”初阳盯着萧峰认真道。

    “投降吧,你不是我对手,再战,多此一举。”萧峰淡淡的对初阳说道。

    “胜负只在一念间,莫笑初阳痴。初阳只知少年郎,骋沙场,人不倒,意飞扬!”说着初阳闪烁在擂台。

    “好一个心不倒,意飞扬!”萧峰右手提剑一振。

    剑刃竟开始脱落,当手中利剑再现时已然模样大变。

    整柄剑乌黑,如黑夜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剑柄厉鬼模样。剑刃从厉鬼口中突出,漆黑如墨,刃口呈波浪状,泛着寒光。剑尖并非笔直,而是开叉,向着两边翻卷,如蛇信一般。

    台下少年已经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样的剑,散发着这样邪恶的气息,哪怕是台下也让人不寒而栗。

    “此剑名为戾,域外玄铁打造,攻击时快准狠,往往瞬息取人性命,这萧峰手中显然是仿品,却也威力不凡。这萧峰倒是与你有几分相似。”玉殿上那道身影对墨说道。

    擂台上初阳感受到邪恶的气息,怒从心中起,脚上青筋暴起,速度再快上几分,拳头紧握,双眼泛红,冲向了萧峰。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